您的位置:金沙手机版下载 > 格斗网络游戏 > 一世万花

一世万花

2019-10-10 16:48

(1)
有段时间,我和我情缘汤圆天天吵架,吵完就开始冷战,谁都不理谁。
而冷战到最后,往往都是我去求情。

“汤圆呀,今天有空么?我今天大战还没打。”
汤圆不理我,我猜她心里肯定在想:怎么样,还是来求饶了吧?

“汤圆呀,我今天在扬州城看到了一个卖唱的花哥,自称男神音,你来YY,我喊来给你唱歌好不好?”
汤圆还是不理我,我猜她心里一定在得意:少来,我堂堂大小姐难道是这么好哄的?剑三点首歌才多少钱,少来!

我不死心,继续密聊:“汤圆呀,我今天逛淘宝,看到了一个超好吃的马卡龙,还有牛奶夹心巧克力饼,你要不要呀?我给你买一点。”
我猜汤圆此刻心里一定很纠结,毕竟她游戏的ID就叫热乎的汤圆,实打实的一个吃货大小姐。但可能上次吵架真的让她生气的很厉害,她还是继续打算挣扎下。

我决定使出压箱底的绝招:“亲爱的汤圆,你来YY,我用你最喜欢的绵羊音唱歌逗你开心。”
汤圆这位大小姐有些不良的嗜好,其中一点就是喜欢我用奇奇怪怪的声音哄她。我平时是个很爱面子的人,但就像书里说的,情侣之间的相处,就像两只小狗,总要有一方先把肚皮翻过来给对方踩了才能推心置腹。

我想,翻肚皮就翻肚皮吧,谁叫汤圆是我的大小姐呢,为了哄自己情缘丢点面子就丢点面子……我正想着汤圆这下应该会同意的时候,好友列表最顶端的那个头像忽然一暗~

艾玛,汤圆竟然下线了!

这可把我气坏了:“好你个大小姐,我都这样低声下气的哄你了,你竟然理都不理我下线!好吧,我就不信没了你剑三就没人跟我一起玩了。”

说罢,我一个神行,来到了扬州的日常区。

(2)
扬州的日常区是我以往摆摊测字算卦的地方,作为一个纯阳宫的道长,我常在不开心的时候来这给人测字,跟这江湖上来去匆匆的陌生人说说话,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“纯羊宫的道长测字啦,不要钱不要钱,每天日常只测一卦,信不信由你,准不准看我。”今天我在扬州喊了许久广告,也没有人来,我心想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流年不利,正打算下线的时候,一个小花萝密聊了我。

“道长,测字要怎么测?”我看了看花萝的ID:程若澜。

“你随便给我说两个字,告诉我你想问什么姻缘学业健康家庭运势财富,又或者遇到了什么困惑的问题,都可以。”

小花萝想了想,说:“我想问姻缘,就测若澜吧,我的名字。”

我把小花萝的名字写到纸上,测算良久,又反复验证了一遍,皱着眉头对她回复道:“卦象不太好,不过我直说了,你就当听着玩玩。”

小花萝说:“道长你但说无妨。”

“是个下下的卦象,卦象说,天南地北双飞客,有情人难成眷属。”我说完突然想到了刚下线的汤圆,有点难过,看着小花萝安慰道:“我真的就随便测测呀,你也别太当真。”

小花萝说:“我在扬州测了好几卦,遇到的人都说天赐良缘,只有道长你测出来的是有情人难成眷属,想来好话虽然听着开心,但真言逆耳,我是该梦醒了。”

(3)
小花萝说她在现实里是一名护士,所以在游戏里玩的是万花。她有个情缘,已经奔现了,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。

“就是,他的妈妈不太喜欢我。”小花萝说。

我和他是异地,最初是在打大明宫的时候认识的,二少明黄衣衫翩翩,笑容和气,每周的固定团她都会看到他。后来,一个秀秀以拍外观的名义和她抬价抢装备,她本想让那个秀秀自食其果,却没想二少喊了个天价把装备拍了下来,然后偷偷的交易给我。

后来,这个二少就一直缠着我,我很烦他,但他总耐的住我的性子,每天都殷勤的问我大战打了么?副本CD清了没?我被恶人谷的埋复活点,他就跑来砸风车,然后陪我一起躺尸,在躺尸的过程中刷白字讲笑话逗我开心,最后恶人谷的人是觉得看着满屏的秀恩爱看不过去了才走的。

“然后,你就和这个二少情缘了么?”我问道。

“是呀!”虽然隔着屏幕,我仍能感觉到小花萝回忆起刚情缘时候的那段喜悦,就如同这世间所有美好的爱情故事都有个美好的开始般。

然后我们情缘,奔现,恋爱,我在暑假坐着高铁去他所在的城市,他是个有些内向的男生,还有点害羞。后来我毕业了,去了他那边的一所医院当护士,护士每天的工作很辛苦,现在的病人对医护工作者态度又不太好,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,就像我最开始喜欢万花这份职业一样。

但是他妈妈不太喜欢我。

我是和他恋爱之后才知道他家里是做生意的,在当地也挺有钱,他爸是个很和气的人,所以他家也是他妈妈说了算。我第一次去他家,他妈妈就问我:“你们两个是玩网络游戏认识的?”我不喜欢也不会撒谎,点了点头,我看到她妈妈非常明显的皱了皱眉,但也没说什么。

吃饭的时候,阿姨一边给我夹菜,一边问我工作,我说我是在医院当护士的,她问了我是哪家医院,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那顿饭吃的很随意,但我明显感到气氛很尴尬,我全程在默默吃菜,他在一边也不怎么说话。

第二天,他来找我,劝我把工作辞了。

我瞪大了眼睛问他这跟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?

他把他和他妈妈的微信聊天记录给我看。原来他妈妈早就对我很不满意,光是打游戏认识的这点她就觉得不行:“涛涛啊,你听妈妈说,现在这个社会很乱的,我之前就看新闻,说一些玩游戏的女孩,在游戏里叫人老公,别人在游戏里送个衣服翅膀,就陪人睡觉什么的。而且你有了解过那个女孩子么?我听人说,那些中专卫校出来的学护理的,都挺乱的……”

我看了他妈妈发来的话,气不打一处来,盯着他问:“那你也是这样看我?”

他可能看我生气了,有些手足无措:“我跟她解释过了,你不是这样的,但是我妈的脾气我之前也给你讲过……”

我压下了肚里的火,尽量心平气静的继续问:“那么为什么要辞去工作呢!”

他看了看我说:“我妈她觉得……护士这个工作好像不太好,是伺候人的工作,而且她还说,你那家医院不太好,虽然是公立的但在我们这排不上号,去那家医院看病的都是些农民,想到以后自己家的媳妇低声下气的伺候这么些人,她心里过不了这个槛!”

“那她想怎么样?我不去工作我去做什么?”

“你可以在家做全职太太呀,我养你,你以后就在家帮我带孩子……”我看到他手舞足蹈的在那勾画他想象中的未来。

“然后呢?想买一点什么都要找你伸手要钱?”我看着他问道。

他也有些来气,对我说:“可是如果我妈那关过不了,我们是没法结婚的!而且,我家做生意的,即便是我妈一个月给的零花钱,都比你上班一个月的工资要多。”

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一口一个我妈我妈的人,摇摇头说:“第一,就算零花钱再多,也是你家给的,我工资再少,也是我自己挣的。第二,我是医科大学的护理系本科毕业,不是你妈说的什么中专,第三,我喜欢我的工作,那不叫伺候人,有个词叫:救死扶伤。”

他有些不解的看着我,我缓了缓继续说:“你自己也玩游戏,你觉得你妈妈说的那种女孩子,适用于所有玩这个游戏的人么?”

他没有回答,反而在继续辩解:“我妈她年纪大了,思维有些保守,你应该让着点她,我也是很认真的在做她的思想工作,我也很委屈好么…而且我妈还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,长得漂亮家境又好……但我一直都是拒绝…”

我看着他,摇了摇头,转身走了,我并没有告诉他,在我读大学的地方,有一所最好的医院一毕业就要我,我没有去,而是来了他所在的城市,去了那家小医院。

异地恋爱,情缘奔现,又有谁不委屈?

(4)
“所以后来呢?”我问那个小花萝。

小花萝说:“后来,我就来扬州散散心,遇到了好几个算命的神棍, 人人都说我会姻缘美满,就你测的结果如此的差。”

我笑了笑说:“所以我才是念破算命界的巅峰呀~你没看到他们都是要收钱的,就我每天一卦,不要钱全凭缘分。”

小花萝问我:“道长,你说我们为什么就那么容易喜欢上游戏里认识的人呀!”

我想了想说:“可能游戏里掏心掏肺的成本比较低吧,你陪人一起躺个复活点就是同生共死了,你和人一起打个本就是并肩作战了,你给人随便放个烟花就是海誓山盟了,算下来,其实不就一点点游戏里的点卡和金币,可你偏偏以为这就是真感情了。现实里,那里有人这么好,陪你同生共死,陪你并肩作战,和你海誓山盟。就算是幻觉,也容易让人相信吧。”

“那道长你觉得我应该辞去工作,和他结婚么?”小花萝问我。

我想了想说:“我问你呀,如果有个人在游戏里说喜欢你,但是他不喜欢花萝这个体型,觉得花萝又平胸又矮,他更喜欢胸大腿长的炮姐,要你去换个炮姐号玩,那你觉得,他是真心在喜欢你么?”

小花萝沉默了许久说:“谢谢道长,我明白了,真心喜欢的,不应该是表面上的那个账号,而是账号背后的人。道长挥挥,很高兴遇见你,我有事先下了!”

我默默看着队伍列表里黑掉的花萝头像,叹了口气,加了她单向好友,然后看着我在聊天对话框打好了还没来及得发出去的话:“你明白个头呀,什么账号或者账号后面的人,我的意思是:男孩子喜欢的都是胸大腿长!”

(5)
我又去找了汤圆,我给汤圆密聊威胁道:“我跟你说呀,剑三里胸大腿长的妹子又不止你一个,你别傲娇的太过分呀!你的ID叫热乎的汤圆,又不叫傲娇的汤圆!大小姐见好就收好吧!”

然而汤圆还是不理我。

我叹了口气,关掉了好友列表。

我和汤圆也是打大明宫认识的,我也帮汤圆拍过装备,汤圆被人野外埋复活点的时候我也义无反顾的冲上去过,只不过我PVP手法好一点,是对面在躺尸。我也想过去找她,可能以后也会和那个小花萝一样谈婚论嫁,可能以后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。

然而,汤圆已经一年多没上过线了。

我和汤圆最后一次吵架后,她就再也没上过线。

我不知道汤圆去了哪里,我也没有她现实里的联系方式,我每天上线,看着灰暗的好友列表,装作汤圆还在的样子,装作她只是因为生气不理我,然后给她发消息过去,希望她能看到。最开始还都是哄她开心的话,久而久之,就都剩下我在自说自话了。

后来,剑三出了奇遇系统,然后有人就说,其实你在这片江湖里遇到的每个人,都是你独一无二的奇遇。听着这话,我有些后悔,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汤圆吵架,如果我知道,那是我和她在这片江湖最后的一次交集,我一定会哄她开开心心的。

(6)
我依然在扬州摆摊测字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听着他们的故事。

大概一年多后的一天,有个花哥密聊我:“道长,你以前是不是给一个叫程若澜的花萝测过字?”

我翻了翻好友列表,终于想了起来,然后才意识到,这个花萝竟然那天之后也没上过线了。

我对花哥说:“是的,我给她测过,她最近怎么样了?”

花哥说:“我呀,就是她安利我来玩这个游戏的,因为我想亲自来看看,万花谷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什么叫做一世万花。”我听完点开了花哥的角色栏,一身蓝装,果然还是个新号。

花哥说,他是一个医生,和花萝是在去非洲的志愿医疗队里认识的,他说小花萝是他见过的最乐观的人,即便是在最困难的处境里,她也能笑着面对。

在非洲的日子特别苦,晚上无聊的时候,她就给我讲她在剑三里的故事,她说在游戏里有个对她很好的二少,她要念那个二少一辈子的好,她说万花谷的风景很好,有好大一片花海,四季如春,她还说曾经在扬州遇到过一个摆摊测字的林姓道长,非常的有趣,如果有缘还能遇到,希望能让林道长再帮她测一次字……

花哥说,我曾经问她,为什么要来这么苦的地方,她说她之前为恋爱付出了很多却还是失恋了,在伤心难过一阵子后,但忽然就看开了,就想天地之大,四处走走,就像游戏里万花谷的NPC一样,行医四方。

可是,这会有生命危险呀!尤其这里是非洲,我们去的地方又是战乱地区!花哥问她,她却笑了笑说:“若真有不测,那就算,对得住这一世万花吧。”

(7)
纯阳山雪,朝而复往。

我站在论剑台上撑着伞,看着雪一点点的飘落。

那个花萝,即便如此,也依旧愿意记那个二少的好,哪怕对真实的他已经毫无情感了,可依旧愿意记那个角色的好。不知道该说她傻呢还是什么别的才好。

我的小徒弟,一个二小姐站在我的身后问我:“所以师父,那个花萝小姐姐后来呢,她和那个花哥一起平安回国了么?”

我看了看漫天的雪,说:“后来啊,她就回到了万花谷,在花海边结庐而居,偶尔出谷游历,行医四方。”

我徒弟看着我说:“这个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呀,我之前问师娘去哪了,你也是这么告诉我的,什么她回了蜀中唐门,在问道坡前结庐而居,偶尔不在了就是出去执行任务去了。但是我每次去,师娘都是去执行任务了。”

我笑了笑说:“易樊呀,你信不信,哪天我们一起去万花谷,就能在花海遇到那个小姐姐!”

徒弟看着我说:“真的么?你不骗我?”

我收起伞,任凭山雪飘落肩头:“真的,这是我们每个人的归宿,总有一天,我们都会在这江湖的某个角落结庐而居,但总有一天,我也相信,若有缘总能遇到。”

“为什么总能遇到?”

“因为玩的是游戏,过的是人生呀~所以有缘总会相遇。”

“玩的是游戏,过的是人生,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道理!我师父一定是老糊涂了!”我的小徒弟听完不再理我,独自去看雪,看着看着咿咿呀呀的唱起了歌。

纯阳总在下雪,就像万花谷总是春暖花开,我依旧在扬州给人测字,终于有一天,我遇到了一个二少,他带着共战buff,一身A回来的装备,但放在他A的那个年岁,都是顶级。

我和他闲聊,他说很久没玩了,这次只是回来看看,他还记得当初他在游戏里找了个情缘,都奔现了,可惜最后没在一起。我说我也有个情缘,都一两年没上线了。他笑了笑说,他都已经结婚了,是个现实里相亲认识的女孩,不玩剑三。

“那你知道你那情缘后来怎么样了么?”我问他。

他说:“我好像很久没见过她了,后来也没联系过了。”

我认真的看着他说:“我也有个朋友很久没见过了,她来测字,帮自己测了一卦,后来又偷偷的帮另一个人测了一卦,用自己的一句“天南地北双飞客,有情人难成眷属”换了另一个人的“此缘天地可相合,到白头朝朝暮暮”,不过有句话,是她走之前托人跟我说的。”可惜只是打字,如果是语音,我一定要在走字上加个重读。

“哦?是什么?”二少笑着问。

“她说,她依旧念那个二少的好,但只念那个二少的。”

“是么?”二少沉默了许久又问道:“她还有说什么?关于那个二少的?”

“没了,除了一句,她再也没说别的了!”

“那句是什么?”

“她说,她对得住这一世万花。”

(全文完)

本文由金沙手机版下载发布于格斗网络游戏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一世万花

关键词: